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七十年代初,不允許做買賣,只要是買來再賣就是投機倒把,只允許自產自銷。所以,在那時候的意識中,好像沿街叫賣的與要飯的差不多。 那一年,父親在菜園裡種了二分地的西紅柿,豐收了,摘得滿屋子都是西紅柿,一進家就是西紅柿味兒。當時我正在上初中,禮拜天父親叫我去賣西紅柿,說再不賣就會全都爛掉。我極不情願,因為禮拜天不是集市,去賣西紅柿就意味著必須走村串巷,必須要不斷地吆喝。那一聲“賣西紅柿啦——”怎麼能吆喝出來?一個學生的虛榮心就像包裹嚴實的一層布緊緊裹著,把自己密閉在社會之外,對於生活和交往都拒絕在千里之外,更何況去做這種幾乎和要飯的人差不多的事呢?但是,非常無奈,父親很嚴厲,我必須去。 當時我騎得的是一輛永久牌加重自行車,後衣架上托著兩個荊條筐,滿滿裝了兩筐西紅柿。我一直嘀咕,去哪兒賣呢?大概父親看出了我的窘相,他說去碼頭吧,沿途能賣點兒賣點兒,到了碼頭出攤,那兒是個大鎮,人多。碼頭不是臨河的那種碼頭,只是一個村名,沒有河,離我家二十多里地。我騎上車子,帶上秤,走上了坑坑窪窪的土路。 到沿途的第一個村子後,我想著應該吆喝幾聲,盼望能有人買。可是,當我把自行車靠在牆上後,那聲吆喝卻很難喊出來。四下看,沒有幾個人,但我的臉發燒,知道肯定紅了。不吆喝,沒人知道來了賣西紅柿的,吆喝,又不好意思。我左右為難,那句賣西紅柿啦在心裡喊了無數次,可就是一到嘴邊便憋回去。尷尬了好長時間,我終於趁著四周無人喊了一嗓子,然後迅速鑽進了附近的廁所。記得當時心跳得特快,喘氣都粗了。還好,我終於衝過了一關,原來也沒什麼,吆喝完我還是我。這聲吆喝,還真的招來了一個買西紅柿的。當時的西紅柿價格幾乎和白給一樣,但買的高興,賣的也高興。看著買西紅柿的人高高興興的走了,我升起了一種成就感。於是,再次吆喝起來,聲音順暢多了,底氣也足了。看來,包裹虛榮心的那層布並不結實,一旦衝破它就無拘無束。從學生走向社會是這樣,從好人走向壞人是不是也是這樣?畢竟人之初性本善的。這層布有時必須要衝破,有時卻又衝不得。 事情過去許多年,那聲蹩腳的吆喝卻始終忘卻不掉。 文章來源:鼠標的部落格 |吳思的BLOG |Bush Beat |故事會·故事中國 |Peggy Phillip dot |醜醜媽媽的部落格 |韓火火 It's Amazing... |小舟心理咨詢熱線 |魏得勝的BLOG |好父母的BLOG |